“中东雄狮”萨达姆,堪称二十一世纪阿拉伯世界、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



其之所以能在伊拉克政坛屹立二十年不倒,除了心狠手辣的政治手腕以外,还有一招常人很难想到的杀手锏,那就是他还会使用影分身之术,让所有欲置他于死地的人难辨真假,根本找不到他的踪迹。

传闻萨达姆的替身多达六位,每一个都跟他长得极为相似,其中有一位更是担任“影子”总统长达十九年,并在萨达姆过世之后,将长期以来深埋心底的秘密公之于众。

那么,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他所说的秘密又是什么呢?

二战后的中东,出现了两位改变世界格局的政治人物,一位是埃及“国父”塞纳尔,另一位则是人称“中东雄狮”的萨达姆。

萨达姆一生只做两件事,其一是在伊拉克国内的大街小巷建满自己的铜像,让伊拉克人民把自己当做上帝一样顶礼膜拜。



其二则是利用总统职权为家族牟取暴利,其在美国、瑞士的银行账户,存款一度高达几十亿美元。

面对外界,他一直宣称自己是“伊拉克民族的指路人”,然而私底下究竟做了多少蝇营狗苟的虚伪勾当,只有伊拉克人民自己最清楚。

所谓的影分身术,其实就是指他的替身。

萨达姆的一生充满了传奇性和话题性,即便早已离开人世十多年了,但江湖上依然流传着他的传说。

这种传奇性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拥有很多的替身,如同孙悟空的救命毫毛一般,从后脑勺拔下几根放手心一吹,就能变出一大堆一模一样的孙猴子来。

由于萨达姆对内压迫人民,对外公开与美国作对,早已被世人扣上一个“恐怖分子”的帽子,所以他心里很清楚,各方势力想要暗杀自己的人何止成千上万,于是他想出了一个非常巧妙的点子,就是培养许多“影子”来代替自己、保护自己。



中国有民间传说有“真假美猴王”,在伊拉克,“真假萨达姆”也是家喻户晓的故事,尤其这故事在历史上还真实发生过。

以至于后来美国雇佣兵闯入伊拉克,想要刺杀萨达姆的时候,人都抓到了却迟迟不敢动手,拍照片拍视频传回白宫反复确认,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男子,到底是不是真的萨达姆本人。

从1979年上台,到2003美军入境,巴格达广场的雕像被推倒,萨达姆一共做了24年的伊拉克总统。

萨达姆在这24年间,身边一共有多少“影子”谁也说不清楚,但是据外界推测,有名有姓的替身起码有6位,他们不论在外形神态、讲话语气、包括口头禅和习惯性动作等,方方面面都跟萨达姆如出一辙,穿上总统西服站成一排的话,根本就分不清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每到上台演讲、下乡抚民这些需要抛头露面的场合,萨达姆就会谨慎考量一番,然后决定是亲自出马,还是派替身给自己挡子弹。



就好像中国古代历史上,很多帝王将相、达官贵人,为避免仇家上门寻仇,也会重金聘请几个替身,让他们站到明处试试水,确定没有危险了自己才敢露面。

可以说这一套把戏,萨达姆是再精通不过了。

关于萨达姆的替身,伊拉克民间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他一辈子只用了一个替身,有人说他每过几年就会换一批。

长期以来,谁也说不准萨达姆究竟是怎么安排的。

直到他过世多年以后,有一位曾经给萨达姆当过19年替身的人,主动站了出来现身说法,才将萨达姆的替身谜团一一解开。

那么,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呢?

在萨达姆的24年里,随着政治权力的不断扩张,他的称霸野心也日益膨胀,超过了此前任何一位伊拉克领导人。



他以自己的故乡为权力中心,苦心孤诣地建立起一种“家天下”的统治局面,专权程度比起当年的伊拉克王朝,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虽说伊拉克面积小、国力弱,但终归是一个现代化的民主国家,可萨达姆却俨然将其当做了自己的私有财产。

对军队和人民,他具有令人发指的控制欲,其炉火纯青的霸道权谋,从伊拉克随处可见的铜像雕像就可见一斑。

对国家财政,他把贪欲之手伸到了每一个角落,想尽一切办法搜刮财富中饱私囊。

对那些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和敌人,他又懂得软硬兼施、刚柔并济。

现在回过头去看,当年伊拉克国内,那些曾经站在萨达姆对立面上的政治人物,最终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波及,轻则被卸掉权力回家看菜园子,重则连小命都不保。

在80年代两伊战争爆发之前,伊拉克发展经济的手段主要靠石油和美元外汇。

萨达姆虽然贪婪残暴,但他也希望伊拉克成为中东乃至世界的大国、强国。



所以在刚上位的那几年里,萨达姆抓住时代机遇,让伊拉克的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在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地位和影响力迅速攀升。

可惜的是,后来他沉浸在一时的成绩单中沾沾自喜,对国际形势的变化产生了误判,最终酿成了无法挽回的苦果,导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1980年,萨达姆突然发动了针对伊朗的战争,同时对外界扬言,谁要是敢帮着伊朗打伊拉克,就“砍断他的胳膊”,把他丢进“历史的垃圾堆”。

当时伊朗最高领导人正是著名的伊斯兰精神领袖霍梅尼,此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在中东世界威望甚高,所以两伊战争很难在短时间内决出胜负,前前后后打了八年之久。

在这场战争浩劫当中,伊拉克人民深受水深火热之苦,国内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伊拉克在前几年辛辛苦苦攒下的经济,又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此时若萨达姆认清错误及时止损,大局还有可能挽回。

然而为了解决燃眉之急,萨达姆不思休养生息恢复国力,反倒穷兵黩武打红了眼,紧跟着又把矛头对准了邻近的小国科威特。

科威特石油储备极为丰富,但是国力贫弱,尤其国防军事基础很薄弱。

目光短浅的萨达姆光想着入侵科威特掠夺石油经济,却没料到会在国际上招致公愤,随即发动的这场战争,终于把伊拉克这个国家送进了鬼门关,也就是海湾战争,导致伊拉克随后数十年一蹶不振。

做一国总统看似风光无限高高在上,实则每天都生活在刀光剑影、危机四伏当中。

尤其海湾战争爆发以后,西方国家一股脑全都掺和进来了,萨达姆每天觉都睡不好,生怕被美国的间谍刺客盯上,所以他想出了一个障眼法,就是找一些跟自己长相很类似的替身,来蒙蔽西方国家的武装人员。



在使用过的所有替身当中,时间最长,也是令萨达姆本人最满意的一位,叫做拉马丹。这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伊拉克人,在自己家乡做过学校老师,哥哥在政府基层单位上班,一家人的生活平平淡淡,维持温饱不成问题。

尤其拉马丹刚刚进入社会开始工作的时候,正是两伊战争前那段黄金时期,整个国家一派欣欣向荣,老百姓物质生活水平蹭蹭地往上涨,导致很多年轻人都把萨达姆视为偶像人物,拉马丹自然也不例外。

可能由于拉马丹的哥哥在政府任职的缘故,四处物色替身的萨达姆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

1979年末的一天傍晚,拉马丹刚刚下班回到家,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打开门一看,竟然是两个武装士兵,他们开门见山地亮出证件,说拉马丹涉嫌危害国家公共安全罪,不由分说就把他带走了,搞得他一头雾水。

当然,士兵也没有拿他怎么样,还保证说他绝对不会有安全威胁。



拉马丹没办法,只能心惊胆战地跟他们走了。

结果坐上车来到一个高层别墅门口,拉马丹从来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别墅,两个士兵跟他说,你进门上二楼,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两人手里端着枪呢,拉马丹能不照做嘛。

上二楼进了办公室,一个穿着警官服的男人坐在老板椅上,微笑着跟他招手。拉马丹一看,吓了一跳,说这个军官怎么跟自己长得这么像。

等拉马丹自报家门以后,椅子上的男人微笑着说道: “你不要紧张,我知道你没有犯什么罪。但是现在有一个为国效命的机会。这件事你绝对能够办到,而且会让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那就是成为我的替身。我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不用说,最后拉马丹肯定是答应了,从此老家少了一个人民教师,总统护卫队里则多出了一位“影子”总统。

很快,拉马丹隐姓埋名住进了一间高度保密的豪华公寓,与其他五名替身人员一道,开始进行为期一年的模仿训练。



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萨达姆对他们要求非常高,包括语气、神态、动作,甚至是一些很难留意到的细节,比如口头禅、下意识的动作等等,每天都要练习成千上万遍,连梦里面都想象着自己就是萨达姆。

出山之前,萨达姆还包机把他们全部送到德国整容了一番,拉马丹也不负众望,成为所有人中间表现最好的一个。

一年期满,拉马丹就接到了第一项任务,假扮萨达姆,去巴格达的一家儿童医院考察慰问。

这项活动不仅要跟当地民众亲密接触,更要接受国内外媒体镜头的检视,可以算是对这一年练习成果的毕业考核了。

当天活动结束后,萨达姆秘密召见了拉马丹,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做得很不错。”

拉马丹长舒一口气,但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像这样的影子生活,他还要过19年。



长期失去自我,整天假扮另一个人,而且随时有可能飞来明枪暗箭,这样的生活恐怕一般人是很难接受的。

但如果假扮的是国家总统自己的偶像,每天锦衣玉食钱都花不完,饱享万人敬仰称颂,还有机会见识广阔的世界,想到这些,拉马丹也就释怀了。

有一次代替萨达姆,赴战地慰问受伤士兵。

当他看到一个战死沙场的士兵躯体的时候,一时绷不住做出了祈祷的动作。

刚一做完拉马丹冷汗就冒出来了,因为这个动作是他自己临场发挥的,并没有经过总统的同意。

萨达姆曾经反复交代过他们,没有经过他的准许,替身们不能擅自做出任何不符合总统日常举动的事情。

拉马丹知道,自己的死期不远了。

但结果令他大出意料,自己非但没有受到责罚,反倒受到了萨达姆的表扬,因为这番举动正可体现萨达姆爱民如子的形象。

望着萨达姆笑呵呵的面孔,拉马丹心里五味杂陈,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虚伪贪婪的政客,与当年自己心目中、那个两袖清风的偶像领袖,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得益于自己的特殊身份,拉马丹有机会接触到很多国家高层的核心机密信息,他亲眼见识了很多萨达姆的政治手腕,时常对萨达姆外宽内忌、刚愎自用的小人做派感到心惊和失望,也对这份工作滋生出越来越多的厌倦情绪,再也不想像一个小丑一样,替萨达姆那么卖力地表演了。

拉马丹最后一次出境,是去埃尔比勒参加阅兵式。



从接到任务的那一刻,他心里就很清楚,阅兵式不是寻常的公开场合,可以说危机四伏凶多吉少,所以萨达姆才会派替身去参加。

果不其然,在从阅兵式归返的途中,他所乘坐的车辆遭到了当地极端分子的袭击,身边几名保镖全部当场牺牲,拉马丹虽然侥幸捡得一条命,但也身受重伤。

事后,萨达姆虽然给他派了医生进行治疗,但还没等痊愈,就把他关进了严密监视的牢狱里,因为做了十九年的傀儡总统,拉马丹知道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拉马丹终于认清了萨达姆的真实面目,对于这位道貌岸然的国家领袖而言,自己不过只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而已,当自己有一天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会像烂草鞋一样被毫不留情地抛弃,还要在上面踩上几脚。

后来,拉马丹凭借敏捷的身手成功越狱,才有机会将这些年深埋心底的秘密公之于众。



他说,因为自己太过入戏,曾经一度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总统,甚至想要按照自己的美好憧憬,去好好治理这个国家。

但是梦醒来才发现现实的残酷,除了总统萨达姆以外,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没有自由可言,因为身后有无数根枪管顶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