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年春天,广西桂林,一男一女两个文艺工作者正在舞台上排练话剧,而他们身边正站着我党“特工之王”李克农。

“王莹同志,很不错,如周公恩来所说,文艺工作也很重要,你和金山同志两人,还是要不断求艺精艺。” 李克农拍了两下手说道。

王莹走下台回道: “不辱使命。” 一边的叫金山的男同志也附和了一声。



他们已经是当地家喻户晓的话剧名角了,说是明星也不过分,但同时也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

就在这时,会场走来了一个身穿长衫的男人,打断了几人的交流。

“呦!谢和赓,谢秘书!” 李克农冲他打了声招呼便赶紧迎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谢和赓有点不知所措,而另一边的王莹和金山瞪大了双眼——李克农竟然认识国民党的上校军官谢和赓!他可是白崇禧的机要秘书,难不成他是自己人?

李克农与谢和赓攀谈了几句之后,突然好像意识到什么问题,说话声越来越小,最后甚至不再开口,只在旁边听王莹、金山与谢和赓的交流。

事后,李克农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周恩来,周恩来大怒,指着他的鼻子说: “他要是暴露了!你来负责!”



这谢和赓是何许人?他真的是我党的地下情报人员?这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重大失误!险些暴露的交流

谢和赓来到话剧团,主要是传达白崇禧的命令,叫王莹、金山二人带着话剧团到南洋去演出。

当时正是即将抗战的重要时期,文艺宣传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场优质的话剧,可以引发人民群众、学生、干部的抗战热血,告诉他们国家危难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动员他们参与到救国抗日的光辉道路上。

桂军军阀首领白崇禧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遂派自己的机要秘书谢和赓与话剧名角王莹、金山交涉,让他们带着话剧团准备一出精彩的舞台剧去表演。



“白总已经批准了你们到南洋演出的事情,你们准备好了之后就通知我出发。”刚和李克农说完话,谢和赓像转移话题一样和王莹、金山说道。

两人听后纷纷点头,但很明显他们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一直以来,王莹、金山的直接领导只有李克农一个人,剩下同为地下工作者的人都是谁,他们根本不知道,更不知道李克农还是多少人的直接上司。

和普通干部登堂入室不一样,李克农这种地下工作者的身份是一定要隐藏起来的,不可能大摇大摆地公布自己的身份,更不可能随意就和毫不相干的人打招呼。

毕竟一旦暴露,损失可是难以估量的。



因此李克农根本就没有认识白崇禧秘书的可能性,可为什么他这样热情呢?就好像是故交一样——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谢和赓是自己人。

此时,坐在一旁像没事人一样的李克农,已经有些紧张了。

因为他刚才触犯了严重的纪律,和我党潜伏人员谢和赓表现得太过亲近,而且还被两位同志看到了,这很有可能会直接导致谢和赓的暴露。

后来李克农还后怕地和董必武说过这件事: “好在王莹、金山都是自己人,不然真的会出大麻烦,我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李克农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假设白崇禧不信任谢和赓,在他的身边安排了眼线,把这一切看在眼底。



假设来人除了谢和赓还有国民党其他军官,看到了李、谢两人的交流,再报告给白崇禧,他也会调查这两人是什么关系,甚至直接审讯谢和赓为什么会认识中共的人。

而这些势必给潜伏行动带来危机,甚至会威胁到谢和赓的生命安全。

另一边,若王莹二人不是我方人员,只是没受过训练,没有纪律要求的普通群众或者为敌方人员,谢和赓也必然暴露!

总之,这看起来不经意间的交流,成为了李克农特工生涯的重大“失误”。

谢和赓走后,李克农看出了王莹两人的疑惑,他赶忙告诉他们: “刚才这些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

这句话也让他们明白,谢和赓绝对不是普通的国民党军官。



李克农离开后,就把事情向周恩来报告了,反思了自己的错误,也接受了纪律上的惩罚。

“克农,你真是糊涂!你也是老人了,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周恩来说。

李克农也想不通,怎么当时忘记了这么严重的事情,这也给他后面的工作敲响了警钟,让他更加地谨慎细心。

王牌秘书的红色潜伏

1934年秋天,南宁,国民党桂系军队,李宗仁、白崇禧的司令部,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年纪不大,但气宇轩昂,谈吐不凡。

“你做过冯玉祥的秘书?”白崇禧接过男人递过来的冯玉祥写的亲笔介绍信。

“是,我叫谢和赓。”男人说。



其实谢和赓不仅做过冯玉祥的秘书,还做过吉鸿昌的秘书,说他是国民党的“王牌秘书”一点都不过分。

然而最吸引白崇禧的可不是他丰富的工作经验,而是他对于时局的分析,让被人成为“小诸葛”的白崇禧也有些自愧不如。

几番交流之后,他就决定留下谢和赓为自己工作,彼时没有人知道,谢和赓是受周恩来之命潜伏而来,目的是推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

由于谢和赓和白崇禧两家有世交,其又在敌后工作多年,成为了打入桂系上层的不二人选。

1912年谢和赓出生在广西桂林的书香门第,这让他拥有了远超常人的知识储备和温文尔雅的优雅气质。



1932年12月,就读在北平中国大学的谢和赓,见九一八事变日军之猖狂,决定弃笔从戎,到察哈尔抗日前线参军。

在这个过程中他成为了冯玉祥亲信,还亲手帮助他建立了抗日同盟军。

1933年3月,谢和赓在冯玉祥部认识了我党秘密成员宣侠父,经过其考察和介绍,谢和赓成功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了我党的地下情报人员,代号“八一”。

在正式潜伏到白崇禧部前,中共北方局向他交代了三个任务:第一,站稳脚跟;第二,接近李宗仁、白崇禧;第三,秘密进行抗日宣传和统战工作。

为顺利打入桂军内部,谢和赓手持吉鸿昌的介绍信找到冯玉祥,冯玉祥见后又写介绍信给白、李二人。



因为在此之前,冯玉祥帮助过桂军崛起,白崇禧也自然信任了谢和赓,介绍信成功成为了他的“入场券”。

开始工作后,谢和赓在桂军内部写下多篇文章,出版多本书籍,对当时瞬息万变的时局进行明确的分析,思路明确,头脑清晰,深得白崇禧的喜欢。

但其实这也是谢和赓宣传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后来白崇禧还给了他一枚特别勋章,有了这个他可以自由出入白崇禧和李宗仁的家。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蒋介石以抗日的名义召集各路军阀到南京开会,白崇禧有些犹豫,他怕这是蒋介石的圈套,要夺走他手上的兵权,毕竟他们也明争暗斗了很长时间。



谢和赓得知后十分焦急,桂军是不容小觑的军事力量,他们的态度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他连夜给白崇禧写了一封信,其中说道:“这之后,抗日救亡一定会成为国家之主题,这种大环境下,蒋介石不可能一意孤行,你要快去南京。这样桂军可以打出广西,开辟南京战场,桂军内斗也可以得到有效控制。”

这封信虽然没有提到共产党的任何信息,但字里行间全都是党对全面抗战的精神与方针。

白崇禧收信后,再一次被谢和赓逐字逐句地分析打动,然后他就任命谢和赓为自己的机要秘书,一起赶赴南京。

白崇禧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不管是对于他还是谢和赓都是一个好消息,全面抗战迎来了巨大的推动。



如果没有谢和赓的引导,白崇禧、李宗仁等南方军阀,基本不会参与那场会议,这势必会成为统一战线形成的绊脚石。

这年冬天,谢和赓表现突出,被蒋介石任命成为大本营国防会议唯一秘书,主要负责会议内容的记录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他亲自撰写了一万两千字的文章,以时局为由,把共产党对于统一战线的精神融入其中,既进行了宣传,又没有暴露自己。

很快,这篇名为《全体性全民动员纲领之一:全国游击战争之方案》刊登在了报纸上,而他也借此一战成名。有心抗日的蒋介石看后连连称赞,还提升他为国民党上校军官。

1938年3月,日军正步步紧逼,我国进入重要的防守阶段。



这天,白崇禧正在会议中和师长以上军官对游击战术、军队政工、群众政工的内容侃侃而谈,另一边的谢和赓长舒一口气,因为白崇禧讲话用的讲稿正是他写的。

原来在此之前,白崇禧就让谢和赓和另外一个秘书撰写这场会议的讲稿。

谢和赓明白,这是他宣传统战工作的重要机会,于是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这篇讲稿上。

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他要把党的精神写入其中,但又不能特别明显,还要以国民党的口气表达出来,避免使用我党风格的同时不能有空话、套话,内容要实打实,有说服力,要实现其根本作用。

这天夜里,谢和赓笔耕不辍,身边是一个又一个被揉搓的纸团,这一夜他没有休息,第二天,谢和赓把这份演讲稿秘密交给了周恩来,请求他对其进行修改。



一万六千字的文章,周恩来只删掉了两千字,加上了零零星星一些其他的内容,谢和赓收到回信后又进行仔细修改,终于被白崇禧接纳。

这场会议,表面上是白崇禧对高层的训话,实际上已经被谢和赓在潜移默化间引导成为了推进统一战线形成的宣传大会。

而国民党并没有察觉,反而在其内部产生重要的影响。

危机!来自军阀的恶意

自从到白崇禧手下,谢和赓的表现就非常出众,尤其是他的文章,不止一次在国民党内部引发重大影响。



而他自己也因为出色的能力成为了一些国民党军官的眼中钉。

1938年10月到11月,武汉失守,南京沦陷,危机一触即发,当时白崇禧部在桂林驻扎,谢和赓也在那里。

经过多年的默默影响,谢和赓把西南军区的统战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同时也给自己的潜伏行动带来了危机。

由于谢和赓做事谨慎,身后又有周恩来和李克农的帮助,他一直都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所以在国民党一些军官的眼中,他是一个风头正盛的年轻军官,推动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他功不可没,桂军上上下下都好像有点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这一年,李宗仁见不得他“功高盖主”,就让自己的夫人郭德洁去做白崇禧的工作。



“可以调任谢和赓去广西做党部书记啊!”郭德洁说。

国民党广西省党部书记,这是大官,对于多年为“秘书的谢和赓”来说是一个机会。

但这对“多年秘密做统战工作的谢和赓”来说是不利的,因为这表面上的升官,实际上是李宗仁想让他远离桂军内部,那他后面的工作就没办法进行了。

“不行!绝对不能离开!”

白崇禧当然不知道李宗仁打了什么算盘,还觉得这是好事,于是几天之后,白崇禧把谢和赓叫到了办公室。

“你的表现一直很不错,和我一起做得也够久了,我想让你去做广西省党部书记并授予你少将军衔,处长待遇,怎么样?” 白崇禧问谢和赓。



如此,谢和赓会离开白崇禧身边,同时他会被安排新的工作,名气也更大。

这样对我党交代给他的重要工作都是不利的,所以他必须想方设法地继续留在这里。

“将军,我不想去,我只想在您身边工作,报答您的知遇之恩。” 谢和赓顿了顿,看了一眼白崇禧的脸色后又继续说道, “而且联合回族势力的工作我还没有完成,如果你真的想让我离开,那就让我做个副处长,少将军衔我不要。”

白崇禧是回族人,他一直想联合回族势力和蒋介石相对抗,而谢和赓正在做这个工作,如果他离开,这项工作可能会流产。

另一边,谢和赓在后半句话中用了一招“以退为进”,让自己不想离开的意愿没有那么强烈,也让白崇禧觉得他是真的想留下,如此,白崇禧没有再强求。

后来周恩来、董必武、李克农知道之后,纷纷带话给谢和赓,说他干得漂亮。



当然谢和赓的卧底行动也不仅仅是宣传和引导抗日,八路军在桂林的办事处被取消的时候,正是他掩护了李克农、夏衍等地下党同志的安全撤离。

1942年,白崇禧让谢和赓到日本留学,经过我党仔细研究,谢和赓暂时去往了美国,在异国他乡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直到新中国成立第二年,他的身份才被公开,也就是说,在此之前除了周恩来、李克农、和他后来的爱人王莹,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国民党的普通军官。

2006年,谢和赓因病去世,享年94岁。

如果没有谢和赓,西南的统战工作可能不会进行那样顺利,这是他在无数个不眠之夜努力出来的重大成果,所以他当时对于我党来说其重要性是难以形容的,也就明白李克农那次失误是多么可怕。



也难怪一直温文尔雅的周恩来会大发雷霆,不过好在最后谢和赓并没有暴露,还把自己的任务完成得很好。

其实谢和赓只是我党在危难时刻众多地下工作者中的一员,我们看到了他身在敌营运筹帷幄,却无法体会他孤身奋斗的落寞。

但相信,他们未曾真的觉得自己孤独,因为背后,正是无数党员干部、战友同僚、人民群众的期盼和牵挂,心中,是社会主义闪闪发光的革命信仰!